上半场标准盘 钱锺书:“人谓我狂,不知我之实狷”|钱氏语录&读书方法 2020-01-09 15:04:45

随机推荐

不只是简·奥斯汀,还有这些传奇女作家改变了欧洲文学史

疯狂大脚怪赛车正式进入中国 7月底登陆北京鸟巢

美联储的Kashkari:没有看到任何表明经济过热的迹象

最新收集22个草缸作品,石头景观,做的如此细致,我要学习一下

想买秦Pro EV500的朋友,这几点要知晓



最新推荐

重庆最美“网红”露台,网友争相打卡,游客:仿佛拥有了整个重庆

突破!PD-1禁忌症?这些曾被认为使用禁忌的情况,也可以用免疫治疗

证券日报:国资出手缓解民企流动压力 国企民企共进

俄媒:俄不袖手旁观 普京或出这3大招遏制美国打伊朗

流动资金不够募投来凑?华脉科技1.6亿募资用途遭问询



热门推荐

5分钟学会薪酬谈判技巧,教你成为谈判专家!

关于餐饮店利润的几条知识,弄不懂就别做餐饮了|干货

净利润领跑央企金控上市公司 中油资本业绩屡超预期

太逗了,萨摩耶被用吸尘器除毛,敢怒不敢言

甘肃省:天水市2019年12月7日至13日肉类市场零售价格运行分析

上半场标准盘 钱锺书:“人谓我狂,不知我之实狷”|钱氏语录&读书方法

上半场标准盘,关注中国诗歌网,让诗歌点亮生活!

钱锺书,1910年11月21日-1998年12月19日

1910年11月21日,钱锺书先生出生。他享有“文化昆仑”的美誉,以数学15分,而中英文全优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外文系破格录取。他淡泊名利,超凡脱俗,因此不少人都说他“狂”。不过,他的狂妄也和他的才气一样出名,钱钟书的狂狷是一种真性情的自然流露。有德识学养、才情胆略,更有精神风骨。

今天我们一起回顾他的经典语录和读书治学的方法,怀念这位20世纪学贯中西的大师。

钱锺书经典语录

婚姻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

年轻的时候,我们总是会将自己的创作冲动误解为创作才能。

《围城》出版后,许多作家想见他,都被拒绝了。一天,一英国女记者电话约见钱钟书,婉拒没效果,他幽默了一把:“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,何必要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?”

天下就没有偶然,那不过是化了妆的、戴了面具的必然。

爱情多半是不成功的,要么苦于终成眷属的厌倦,要么苦于未能终成眷属的悲哀。

一个人,到了20岁还不狂,这个人是没出息的;到了30岁还狂,也是没出息的。

好东西不用你去记,它自会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似乎我们总是很容易忽略当下的生活,忽略许多美好的时光。而当所有的时光在被辜负被浪费后,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,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,感叹它是最好的。

天下只有两种人。比如一串葡萄到手,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,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后吃。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;第二种人应该悲观,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。不过事实却适得其反,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,第一种人只有回忆。

10

钱钟书先生在清华即将毕业时,教授们希望他进研究院继续学习,他一口拒绝,说:“整个清华没有一个教授够资格当钱某人的导师。”

对于自己的“毒舌”,晚年的钱钟书常羞愧不已。他说:“我年轻不懂事,又喜欢开玩笑,加之同学的鼓动,常常卖弄才情和耍弄小聪明。”

大师也是凡人,很多人认为钱钟书太“刻薄”,这其实是因为钱钟书先生太敏锐,他发现人性里拼命隐藏的东西后,选择毫不留情的表达出来,剖开残忍真相,给人会心一击。“人谓我狂,不知我之实狷”,钱钟书先生是也。

对于钱钟书的“狂傲”,吴宓这样评价:“mr.qian(吴宓对钱钟书的爱称)的狂,并非孔雀亮屏般的个体炫耀,只是文人骨子里的一种高尚的傲慢。这没啥。”

钱锺书是如何读书的?

钱钟书说过一句:越是聪明人,越要懂得下笨功夫。

他说的“笨功夫”,就是争分夺秒地读书。

1929年,鉴于他出色的汉语和英语水平,他入学时数学只考了15分,但总分在正式录取的174名男生中,位列57。

时任清华校长罗家伦以“国文特优,英文满分”将其破格录取。

初到清华的钱钟书,便因放言“横扫清华图书馆”而被同学们广为熟知。

有同学回忆说:钱钟书一个礼拜读中文书,一个礼拜读英文书。每个礼拜六,他把读过的书整理好,抱去图书馆还,再抱一堆回来。

钱钟书自小被过继给伯父,接受过一些教育,却也染上不少顽皮的恶习。比如自小口无遮拦,曾经得罪过很多人。其父为其改字为“默存”,希冀他能“缄默无言,存念于心”。

1933年,钱钟书即将毕业,外文系的教授都希望他进研究院继续研究英国文学,他却说“整个清华没有一个教授够资格当钱某人的导师。”

1935年,钱钟书考取了国家公费留学资格,留学英国牛津大学艾克赛特学院。

在杨绛的《我们仨》中提到:

“牛津的假期相当多。钟书把假期的全部时间投入读书。”

以下节选自杨绛为《钱钟书手稿集》作的序

许多人说,钱钟书记忆力特强,过目不忘。他本人却并不以为自己有那么“神”。他只是好读书,肯下功夫,不仅读,还做笔记;不仅读一遍两遍,还会读三遍四遍,笔记上不断地添补。所以他读的书虽然很多,也不易遗忘。

他做笔记的习惯是在牛津大学图书馆(bodleian——他译为饱蠹楼)读书时养成的。因为饱蠹楼的图书向例不外借。到那里去读书,只准携带笔记本和铅笔,书上不准留下任何痕迹,只能边读边记。

做笔记很费时间。钟书做一遍笔记的时间,约莫是读这本书的一倍。他说,一本书,第二遍再读,总会发现读第一遍时会有很多疏忽。最精彩的句子,要读几遍之后才发现。

钟书去世后,我找出大量笔记,经反复整理,分出三类。

第一类是外文笔记(外文包括英、法、德、意、西班牙、拉丁文)。除了极小部分是钟书用两个指头在打字机上打的,其余全是手抄。笔记上还记有书目和重要的版本以及原文的页数。他读书也不忽略学术刊物。凡是著名作家有关文学、哲学、政治的重要论文,他读后都做笔记,并记下刊物出版的年、月、日。钟书自从摆脱了读学位的羁束,就肆意读书。英国文学,在他已有些基础。他又循序攻读法国文学,从十五世纪到十九世纪而二十世纪;也同样攻读德国文学、意大利文学的历代重要作品,一部一部细读,并勤勤谨谨地做笔记。这样,他又为自己打下了法、德、意大利的文学基础。以后,他就随遇而读。他的笔记,常前后互相引证参考,所以这些笔记本很难编排。

第二是中文笔记。这部分笔记支离破碎,而且都散乱了,整理很费功夫。他这些笔记,都附带自己的议论,亦常常前后参考、互相引证。以后的笔记他都亲自记下书目,也偶有少许批语。中文笔记和外文笔记的数量,大致不相上下。

第三类是“日札”——钟书的读书心得。日札共二十三册、二千多页,分八百零二则。每一则只有数目,没有篇目。日札基本上是用中文写的,杂有大量外文,有时连着几则都是外文。不论古今中外,从博雅精深的历代经典名著,到通俗的小说院本,以至村谣俚语,他都互相参考引证,融会贯通,而心有所得,但这点“心得”还待写成文章,才能成为他的著作。《管锥编》里,在在都是日札里的心得,经发挥充实而写成的文章。例如:《管锥编·楚辞洪兴祖补注》十八则,共九十五页,而日札里读《楚辞》的笔记一则,只疏疏朗朗记了十六页;《管锥编·周易正义》二十七则,共一百零九页,而日札里读《周易》的笔记,只有一则,不足十二页;《管锥编·毛诗正义》六十则,共一百九十四页,而日札里读《毛诗》的笔记二则,不足十七页。

这大量的中、外文笔记和读书心得,钟书都“没用了”。但是他一生孜孜矻矻积聚的知识,对于研究他学问和研究中外文化的人,总该是一份有用的遗产。

本文综合整理自网络